当前位置:主页 > 头条

雍正王朝里康熙心里什么时候决定传位给雍正四爷的?

编辑名称:台湾省高雄市2020-06-13

来源:国外星闻-yulepops_com

---------------------------------------------------------------------------

从前面20集来看,胤禛得位虽是必然,然而没有邬思道在后面一步步的布置偶然,四爷根本不可能夺位!可以说是一步步的吧,不是一蹴而就的!

在此说明,这个剧的剧情很紧凑,一件事引出另一件事的时间很快!

先说一个暗藏的线,那就是至前11集,太子不仅是一个标靶,而且还是康熙审视其他皇子的工具!这一点在一废太子之后的情节上也被点出来了。

然后是三阿哥胤祉,这个家伙在电视剧里一心向文,除了一废太子的时候,基本没咋在重要时刻显现。所以三阿哥在结论里黑粗体里就不在赘述了。还有九阿哥胤禟和十阿哥胤娥,他们自知政治头脑不足,也没啥功绩,只能去跟在屁股后面,所以这两个也可以排除!

治河救灾的时候,邬思道还没有成为幕僚,胤禛是一心为民的。好说歹说让太子和康熙说要干这事。批准后拉着胤祥去了扬州去“拉赞助”!不料任伯安仗着自己是胤禟的门人阳奉阴违甚至直接对抗。最后胤禛靠着截到的胤禟的信件,后面惩罚一个包衣奴才,逼着任伯安掏了钱解决了事情。(p.s后面出现了受辱江夏镇的事情,还救了张五哥和阿兰兄妹一家,在冤狱事件中,这兄妹俩再次作为主线出现)胤禛借此成为了第一个郡王!

康熙表面上是赞许的,但是后面在宫里的谈话中也给了胤禛一个教训(大致意思是,从那些官员和富户能敲诈一次,能敲诈两次三次吗?),说明现在没有邬思道的胤禛还比较直!

在宫中谈话中引出了去向欠债官员追比欠款的事情,此时邬思道归位。在谈话前,胤禛已经知道了要追比欠款的事情(否则也就不会出现朝阳门码头的事情了),邬思道力劝胤禛去干,因为邬思道算准了肯定没有皇子去干这些事情(康熙的决策除非胤禛去透露,否则邬思道是不可能提前获悉的)所以为了不让皇帝感到孤独感,胤禛必须挑下这个担子。

但胤禛+田文镜的组合简直直到家了。其他人一看这架势,不是耍赖皮就是直接耍三青子劲。要不然就是拖拖拖。胤禛逼得不得不一次次的拿出康熙的圣旨。最后群臣没办法,胤娥去卖家产。群臣去圆明园哭诉。这是几乎是黄了,好在最后太子“做了好人。”在有着“总结大会”性质的大朝上,一贯喜欢做好人的胤祀替胤禛说了话,康熙还是为胤禛做了主,罚了他的俸禄算作办事不利的惩罚。至于田文镜,因为他在追比欠款的事情上近乎于酷吏的行为实在太过,被贬到了陕西当知县。

(P.S一下田文镜,其实他本没错,只是他的态度太严酷,有酷吏的潜质。康熙本来想的是要把田文镜的这个性质磨掉,但后面的剧情却发现根本没有!)

这个时候的康熙,虽然继续认可胤禛,但是他还是需要多磨练磨练,至少此时皇帝晏驾,胤禛还没有机会继位!

太子是欠款的最大债户,欠了50多万的银子,后面靠着买官去还钱。但是胤祀和胤禔明里暗里阴了太子一把。手底下的猪队友(说明下,太子手下几乎全是猪队友,除了老师王琰)怕太子再出这样的事情,勾搭上了任伯安,制造了70多年从没发生过的冤狱案。前面在江夏镇被救过阿兰赶紧上京求十三爷帮忙。十三爷于是带着皇帝大闹刑场,救下了行将被斩的张五哥。皇帝大怒,命皇子清除冤狱,佟国维估计是看到了上次追比事件里没有处分胤禛。于是给胤祀出主意,几乎和邬思道劝胤禛的方式一样,加上了追比事件时康熙的态度,力劝胤祀去干活。

但此时邬思道却劝四爷不要干,表面原因太子管着刑部,出了冤狱的事情太子难辞其咎。而让别的皇子去清除冤狱表明对太子失去了信任。后面带出了深层次的原因康熙传位,那就是这30多年的太子当下来,盘根错节。扳到了太子最后可能会失去皇帝的信任(后面肖国兴去宁古塔的路上叫屈,让康熙说出其心可诛的话印证了这一点)

但此时四爷有了弯弯绕了,先在皇帝面前据理力争,后面“冷热交替大法”让自己染上了伤寒。借此表明我有心办差,无奈身体实在不允许的假象!于是这个苦差事理所当然的给了胤祀,但为了“平衡”吧,康熙让胤祥去协助办理。

在刑部“公审大会”上,胤禟“大义灭亲”把任季安和刘八女给了刑部。胤祀也最后把肖国兴、黄体仁、司马尚投下了大狱!

然后当晚就发生了“诱审肖国兴”的事情,然后胤祀准备阴太子一把,连夜进宫面见了皇帝,皇帝看完肖国兴的供词,心神不宁。来找张廷玉,并把肖国兴的供词给张廷玉看。张廷玉出于保护太子的目的烧掉了供词,康熙知道张廷玉的苦心。只好把涉案的刑部、任伯安给处理草草完事。胤祀借此封郡王!

在此事中胤禛依旧积极寻求给康熙办差,康熙对他的好感度增加,虽然因为太子原因利用“冷热交替大法”染上重度伤寒,但胤禛的心康熙肯定看在心里。而胤祀的阴鸷被暴露无遗。面对于此康熙没有表态,他希望借处理的结果来保护太子。

签发完处理冤狱的案子后,康熙和张廷玉商议去热河行宫避避。同时康熙“软禁”了太子,作为了惩罚。胤禛生病,也没法在此时显现。在宴请大会上,胤祀说出了最圣明的君主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和康熙。胤禔和胤祉在闲扯篇中胤祉借皇太极是努尔哈赤第八子的身份解读了一下,但胤禔借机阴胤祉一把。但没成想却是反过来敲打了自己!康熙知道了肖国兴叫屈之后,说出了“其心可诛”的字眼。邬思道巧妙的利用了弘历(这是电视剧出现的BUG,大家权当一看就行了)在狩猎大会上代替胤禛出尽了风头扳回一局。

到了晚上,太子“例行”和郑春华私通,太子自知已经到了末路,而郑春华怀上的太子的孩子。太子不胜欣喜,但郑春华明白这个孩子不能出生。巧不巧这回私通被康熙发现了,太子逃脱后,去找胤禛,胤祥陪着太子在雪中散步。

在八爷的行宫里,此前蛰伏的十四阿哥胤禵出面仿制了太子的手谕,凌普看到仿制的手谕,率2000兵马开进了行宫,康熙大惊,在图里琛和他的卫队的掩护下和马齐、张廷玉和胤禔去往了太子行宫。在太子行宫里,皇帝宣布了废除太子的旨意,并把胤禔、胤祉、胤禛、胤祀直接封到亲王。并且把兵权给了胤禔和胤祉。在胤禔、太子、胤祉的问话和针锋相对中。康熙气血攻心,病倒。在清退了所有人后,康熙经张廷玉提醒,发现了手谕仿制的痕迹。但因为无从查起暂时搁置,在外面。借着皇长子身份的胤禔一直教训着弟弟们。而在康熙的训话中,胤禔终于被康熙厌恶,康熙大发脾气,胤禔被圈禁。而在之前的教训弟弟之时,胤祥被逼急了康熙传位,说了无情就是帝王家的话。被康熙抓了起来!

在此次一废太子中,经由肖国兴,康熙看出了胤祀的为人。而仿制的手谕最后导致了一废太子的发生。而胤禔也因为之前上蹿下跳和后面胤祉揭发的魇镇事件,被圈禁!而胤祥在行宫的爆发也说明了此时他的不成熟。此时在康熙心里,太子暂时下场,胤禔出局,胤祀和胤祥进入待查名单。而胤禛因为弘历的事情,不上不下。

一废太子之后,康熙自然要选举新太子。于是京官只要是四品,外官二品以上官员。全部可以选举。一番选举下来,做好人的胤祀自然人多。而且还出现了联名长折,康熙看了之后都惊着了。胤禛、胤祥和邬思道此时不谋而合,都知道太子此时还未亡。邬思道写了两份保废太子的奏折给了胤禛和胤祥。但胤祥此时说出了为啥胤禛这个正直的人不争太子的心里话。邬思道感慨十三爷,赞他为无双国士。

佟国维一面给胤祀造势,一面却给隆科多说让他去给胤禛胤祥造势。借此保得家族不倒(但后面隆科多在八王逼宫中的态度。。。)在结果产生的时候,康熙看着堆得和山一样高的八爷支持者的折子,心理很不是滋味。后面夸赞了胤禛、胤祥和张廷玉保举废太子的奏折,借着康熙营造出的气氛正式宣布二立太子。后面胤祀党看不过太子,胤娥开始损太子,胤祥看不过,胤禵为老十出头(至少我看是这样)两个人打了起来,就衣服和朝珠的结果看,即便胤娥在下黑脚,胤祥也稳稳的压过胤禵一头。

此时康熙出来,对胤娥的骂骂咧咧气愤不已,借着要把胤祀、胤禟、胤娥圈禁起来,老十四看不过,和康熙吵了起来,最后差点被康熙砍,亏得众皇子(太子除外)死命拦住才罢手。

就此次选立太子的时候,胤禛和胤祥的表现符合康熙的预期,他们能在哥哥被处罚的时候不避嫌的去保他,已经说明这两个儿子心地光明。对两个孩子好感继续增加。而胤祀的众多支持者却把胤祀直接送出了局。因为这么多的支持者,个人认为康熙在这么多的支持者下,胤祀的力量太强了,有颠覆朝政的可能。而且就前面的阴鸷的性格来看。胤祀不太适合当皇帝!而胤禵的冲撞说明了他完全没有政治头脑,需要考察。于是胤祀正式出局,胤禵进入考察名单!

二立太子之后,康熙前往南巡,暂时离开了斗争场。太子的阴暗面完全被激发。不在装贤明,纯粹是为了报复那些支持胤祀的人,连马齐都受了害。胤禛去劝了几句,反被太子教训。自此胤禛和太子的关系正式破裂。另一边,因为任季安虽然被斩首,但刘八女却是被判了终身监禁,所以身为哥哥的任伯安决定要救这个弟弟出来。于是拿出了《百官行述》来换取,而太子见此行述如此重要,便决定给胤祥软硬兼施,顺便处理了郑春华。而胤祥也在无奈中被迫下水。邬思道和胤禛商议,决定放了刘八女。然后派遣年羹尧去安徽去抢回《百官行述》。年羹尧不负众望,完成了任务,拿到了在京的《百官行述》的当票。但是年羹尧却屠灭了整个江夏镇。这事引起了本就关切此事的胤祀一党的注意,便让主管兵部的胤禵调查真相。在京中,因为只有任伯安亲自拿当票才能拿走,于是胤禛借着王府被盗的事情让胤祥去搜剿当票,成功的拿到《百官行述》。胤禛随后当着包括太子在内的所有阿哥的面前将该物付之一炬。随后胤祀借着拉拢失意的高福得知了所有的真相,让参与此中的胤禵一折上书,告诉了康熙。太子知道这件事捅到了康熙的手里,感觉大势已去,此时猪队友们建议太子搞兵变,借着八月十六康熙回京时扣住康熙改朝换代。但康熙先算一步,抢先安排了胤禛和胤禵控制了太子和京郊兵权(隆科多是九门提督,也很要害。但康熙特别点出让胤禛去召见隆科多让他控制九门,所以隆科多属于胤禛方向,故此不提了)所有的一切完成,太子也就当到了头!胤祥也因为参与太子谋杀郑春华,借机屠灭江夏镇的事情,被圈禁至康熙去世方才出宗人府!

这部分里,胤祀的目的,那就是把这个昏庸残暴的太子赶下台。而胤禛此时也不在保这个太子,所以太子在自己作死下,倒台了。而胤祥也因为参与太子的事情被连累,圈禁。此时太子和胤祥出局,皇位继承人里只剩下了胤禛和胤禵两个人。而胤禛虽然明面上被砍掉一条臂膀,但是自身的条件好,而胤禵虽然及时报告康熙并且护驾有功,但因为政治头脑长进不大,所以在单人竞争中落后!

过了十年,准噶尔叛乱,清军战败。康熙欲御驾亲征,但是自身年老不能再杀敌于疆场,于是决定选一个皇子出征,封大将军王。胤禛本来想的是自己去,发现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于是想要举荐胤祥,但邬思道分析了传尔丹兵败的原因后,说道这仗打的是粮草。所以控制后勤官陕甘总督是关键。于是年羹尧被放到了那个地方,而大将军王,胤禛高风亮节的让胤禵去当了。当胤禛向康熙举荐的时候,康熙自然照准。但年羹尧似乎有点无脑,进京之后转错了方向到了胤祀这边,于是胤禛教育了半天年羹尧才乖乖的上任。

在西北前线,胤禵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于是他策反了鄂伦岱。而在接到胤禛的信后,年羹尧也及时的送了军粮。保证了胤禵打赢了关键战役!(从胤禵在康熙去世前都没回来看,仗肯定没打完。)

康熙六十一年,康熙过寿。鄂伦岱把天石献给了八爷,而八爷认为老十四大有夺位之心,暗中拿死鹰换掉了天石。献寿礼的时候,其他人都很正常。到了鄂伦岱代胤禵献礼的时候,由于鄂伦岱并不知道礼物偷换,所以并不知道里面是死鹰。当康熙看到死鹰的时候,因为病情,他没有马上发作。而是在之后把胤祀、胤禛和上书房二重臣张廷玉马齐纷纷降级撤差。而邬思道却说明了一切,那就是康熙想要保护那个后继之君和这些股肱大臣。而且邬思道算到了死鹰就是胤祀干的。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邬思道看出来了,康熙没看出来吗?他肯定也看出来了,因为在死鹰被康熙打掉众臣看到后,是胤禟和胤娥上蹿下跳最积极,康熙都看在眼里了。所以康熙也知道肯定是胤祀干的。虽然最后因病倒下了,但是他前面却让隆科多什么都没做。邬思道也说过,一旦把胤祀或者胤禵处分,马上会出现乱局。

但为什么礼物是胤禵送的,却让胤祀偷换了呢。而根据庆寿的时间来看,如果在当场看的话,死鹰什么的也来不及准备。康熙也肯定想到了这个礼物肯定是早就进入了胤祀府里。

所以康熙觉得你胤禵还是站在胤祀一党里。胤禵继位朝政很可能会被胤祀控制。所以康熙在最后召见隆科多时说了那句:“朕给你们选了一位坚刚不可夺其志的主子。”自然就不是胤禵了。

而且胤禵的个性也存在,胆子过大,剧里面表现在宫门和康熙争吵的时候。既然在关键时刻能和自己的君父吵架,虽然认识到了错误,但是谁能知道以后急起来会不会再犯。

胸襟狭小就是指宫门和胤祥打架的原因是因为胤祥和胤娥吵架(本来没他事,就因为和胤娥走得近,想要出头,但也不至于兄弟俩打架啊),而且在后面胤祥让胤禛召回胤禵分担朝政,却因为之前化不开继位时的一系列布置导致的恩怨而拒绝(胤禟的信占比很小)。康熙一早就看出了这个孩子的特点,觉得他不能很好的掌握朝政于掌中!

综上所述,个人认为胤禛被康熙看中肯定是在追比户部欠款结束的时候(毕竟治黄河是太子举荐,而追比户部欠款虽也是举荐,但胤禛有拒绝的机会,但胤禛没拒绝,而且其他皇子也没有承担),但真正让胤禛能继任大统肯定是一步一步的淘汰掉其他不合格的皇子后康熙才传位的!毕竟胤禛的缺点也很突出,就是他的急躁。后面因为他的急躁出现了和文官集团的对立。

相关文章

热门焦点